贵州省谢氏网
贵州谢家宝树文化传媒中心
 
热烈庆祝贵州谢家宝树文化传媒中心(贵州省谢氏联谊会)第三届第一次会议代表大会闭幕
 热烈祝贺广西谢氏宗亲联谊会第四届代表大会于2015年12月日在广西南宁胜利召开! 

正本清源——谢氏当务之急


正本清源——谢氏当务之急

谢家宝树 谢道扬

2017-03-25

中华谢氏大祠堂建设已经启动,《中华谢氏通谱》正在全面展开,这是全谢氏族人的大喜事。但是当前纷纷扬扬的争论已经到了必须面对的时刻,堂堂的“中华谢氏大宗祠”千万别供错了人,辉煌浩大的《中华谢氏通谱》千万别把假当真而误导谢氏族人。笔者粗知浅见,正本清源已经成为谢氏当务之急,“谢氏始祖”的认同和“夷吾公以上的世系表”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姓氏的经典文献本来就有明确表述

1、《世本》(《汉书·艺文志》云“世本十五篇”)是战国(前475--前221年)史官所著的最早记载有谢姓起源的古籍。

现清《世本八种》记载如下:

王谟辑本——“任姓,谢章薛舒吕祝终泉毕过”;

孙冯翼辑本、陈其荣增订(孙)本、张澍稡集补注本、茆泮林辑本均——“任姓,谢、章、薛、舒、吕、祝、终、泉、毕、过”;“谢,任姓,黄帝之后”;

雷学淇校辑本:“帝二十五子,得姓者十二人,任姓,谢、章、薛、舒、吕、祝、终、泉、毕、过。”

《史记》、《国语卷十·晋语四》、东汉王符《潜夫论•卷第九•志氏姓第三十五》均有引《世本》作为论述谢氏源流的基础依据。

《新唐书•宰相世纪》(北宋文坛领袖欧阳修等着):“任姓出自黄帝少子禹阳,受封于任,因以为姓。”

2、宋朝是谱牒风最强盛是时期,范仲淹、欧阳修、王安石等大家分别为谢氏所作的神道碑、墓志铭、行状均有“谢为黄帝裔”的明确表述:

“谢氏之先出黄帝。后始为十姓,谢居一焉,三代以还,不显其大。至晋宋,乃为盛族。”(见范仲淹1035年《宋故太子宾客分司西京谢公神道碑》)

“其先出于黄帝之后,任姓之别为十族,谢其一也。其国在南阳宛。三代之际,以微不见,至《诗·嵩高》,始言周宣王使召公营谢邑以赐申伯。盖谢先以失国,其子孙散亡,以国为姓,历秦、汉、魏,益不显,至晋、宋间,谢氏出陈郡者始为盛族。”(欧阳修1040年《尚书兵部员外郎知制诰谢公墓志铭》)

“谢氏本姓任,自受氏至汉、魏无显者,而盛于晋、宋之间。”(王安石1040年《尚书兵部员外郎知制诰谢公行状》)

3、彭龟年为谢氏谱序说得再清楚不过:“氏族之学难稽者久矣,君子必质诸《世本》者,以其原于周官小史著姓之说,理当可信不诬。谢氏之裔出于炎帝,则《世本》果安在哉?盖自申伯受封于谢,其地即今汝南谢城是也,子孙遂以国为氏,宗支蕃衍蔓延藤茂于天下。”

这一段话,笔者的理解——“姓氏之学难以考究很久了,君子必追查于《世本》的记载,因为它来源于周官小史,应当可信不错。而谢氏出自炎帝的说法,《世本》的记载在哪?自申伯受封到谢(即今汝南谢城),谢人子孙遂以国为氏,宗族支系枝繁叶茂散布天下。”以什么国为姓呢?难道是申伯的申国不成?“申伯”自然而然是“申国”的首领,“谢”人自然而然是以谢国的国为姓谢。

4、被誉为“参订得失,无一字无来处”、且对“穿凿讹谬,必辩驳之”的《四库全书·古今姓氏书辨证》(邓名世父子所著)的考证结论:“谢,出自黄帝之后,任姓之别为十族,谢其一也。……三代之际微不见,至《诗•崧高》,始言周宣王使召公营谢邑以赐申伯。盖谢已失国,子孙散亡,以国为氏。”

综上所述,谢姓来源于黄帝少子禹阳所建的谢国,以国为姓,理当可信不诬。

二、谢氏与申伯关系,首现于《诗经》之《黍苗》和《崧高》,对其解读直接影响“谢氏源流”的表述。

《黍苗》再现了当年召伯率领“我师我旅”完成“肃肃谢功”班师回朝的场景。

《崧高》再现了宣王为将谢国封给其元舅申伯,派召伯征谢灭谢,“于邑于谢”、“定申伯之宅”、“彻申伯土田”、“彻申伯土疆”、“有俶其城,寝庙既成”,“王命傅御,迁其私人”,对申伯和召伯是“文武是宪”、“柔惠且直”。对谢国人,惟“以作尔庸”,“谢于诚归”。

上述文字表明“‘谢’远远早于申伯,且申伯与谢氏没有血缘关系”。该论断已成为谢氏族人以及谢氏文化研究者的共识:

“实事求是的讲,当时谢地的百姓与申伯没有血缘关系”(谢少先《回顾探索与展望》);

“不管是西申、南申、东申,都与谢姓没有血缘关系”(任崇岳《论申国与谢姓的关系》)。

范仲淹、欧阳修、王安石、彭龟年、邓名世等这些文史大家对《诗经》和《世本》解读难道会经不住历史推敲和检验?笔者还真不信他们会不懂得周朝赐姓命氏制度!

正如任崇岳先生在《论申国与谢姓的关系》中进一步指出:“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周宣王封申伯于谢地前,谢邑就存在。既有谢邑,当然就有谢姓人存在。只因申伯被封到谢地,谢邑之地就成了申国的版图。既然申伯与谢姓没有血缘关系,为什么要尊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统治者为祖先呢?有人说,因为申伯仁慈,给谢邑的谢人带来了繁荣和福祉,因此得到谢人的拥戴,便尊他为始祖了。这种说法也是不能使人认同的,拥戴就尊为始祖,这肯定是不恰当的。”

若以人文始祖而论,谢氏的人文始祖也当是禹阳而绝非申伯。

三、《世本》出自史官且比“申伯说”早七百余年

谢庄(421-466年)《请旨建祠修谱序》(仅现后代个别谱书,且文中时间有明显疑误)“溯其所始,系上古神农、成周申伯。自神农至于申伯,原以姜为姓,后因申伯有功于王室,宣王分封于谢。故诗曰‘亹亹申伯,王缵之事,予邑予谢’,后世子孙因以谢为姓焉。”

同时期的南朝齐·王俭(452-489年)著《姓谱》“周宣王时申伯作邑于谢,后为氏”。

上述说法比周官小史的《世本》晚了近七百年。无论如何辨析,《世本》来源于“周官小史”,且比“申伯说”早七百余年,必定更趋近于历史真相。

至于唐朝林宝着《元和姓纂》【元和七年(812年)成书】和北宋郑樵《通志·氏族略》所持的“申伯说”都源于对《诗经》的诗句解读或者理解。

难怪彭龟年为谢氏谱序时质疑:“谢氏之裔出于炎帝,则《世本》果安在哉?

据《浙江上虞盖东谢氏族谱(1925年续谱)》载左丞周墀《谢氏族谱序》【咸通三年(862年)七月】序:“谢氏之姓从何始乎?推厥由来炎帝之徹也。盖申伯以来,周宣王之舅受封汝南谢城,诗云‘申伯番番,既入于谢’,由是知谢,其后子孙以国为氏。”

广明元年(881年)冬十月谢肇的《谢氏宗支避地会稽序》云“谢氏本系,出自炎帝神农氏之嗣。逮至唐虞降世,而为四岳。至周有申伯,为周宣王之元舅。丰功硕德,聿为中兴勋戚。王命于邓州之南阳筑谢城以封之。”

以上现谢氏较早的唐谱所述明显来源于《元和姓纂》的影响。

传播较广的苏洵《赠谢氏谱序》,网上一搜索,内容及格式有明显雷同于其它姓氏,不足采信。

四、夷吾公以上的所谓世系表没有找到任何史志谱牒支持

南朝人刘孝标注释的《世说新语》有《谢氏谱》的8处引文:1/36 谢氏谱曰:“安娶沛国刘耽女”;2/100 谢女谱曰:“重女月镜,适王恭子愔之”;【校文】注:“谢女谱” 当是“谢氏谱”之误;4/39 谢氏谱曰:“朗父据,娶太康王韬女”;5/25 谢氏谱曰:“裒子石,娶恢小女,名文熊”6/33 谢氏谱曰:“奉祖端,散骑常侍。父凤,丞相主簿。奉历安南将军、广州刺史、礼部尚书”;9/40 谢氏谱曰:“奉弟骋,字宏远。历侍中、廷尉卿”;24/10 谢氏谱曰:“万娶太原王述女,名荃”;26/27 谢氏谱曰:“尚长女僧要适庾龢”

其中有6处涉及陈郡阳夏谢氏,2处涉及会稽山阴人谢奉(有人以此说涉及两部《谢氏谱》,纯属臆想)。

查阅《世说新语》,书中共出现谢氏男女老幼71人,辈分最高的谢鲲、谢裒。所引用的谢氏书目还有:《谢车骑家传》(《谢车骑传》)、《谢鲲别传》。

此外,《隋书·经籍志》著录《谢氏谱》十卷,《新唐书·艺文志》著录《谢氏家谱》一卷,可惜均亡佚。

五、笔者所见老谱所列始祖名录

谢氏四修族谱(湖南益阳)1999年09月——“吾族老谱有会稽、金陵、吴西、楚南四大派系,会稽以夷吾为始祖,金陵以仲庸为始祖,吴西以宣远为始祖,楚南以惟兴为始祖”;

洪山谢氏五修族谱-民国18-19年[1929-1930]“会稽派衍,始祖智,一名夷吾”;

南江谢氏寿房续修支谱(9修)“金陵分派豫章迁居楚南,金陵鼻祖深甫—方叔—元升”;

谢氏族谱 民国27年[1938]湖南平江“太祖奕据安万石铁兄弟六人之子孙”;

古虞谢氏宗谱四卷 民国二十八年(1939)“第一世 缵”;

四门谢氏二房谱 光绪丁未年 黄帝序言 始祖 缵;

四门谢氏再续谱+民国四年(1915)余姚四门谢氏十二房 文靖公29世孙惠正之五世孙长二公。世系始祖缵公;

盖东谢氏族谱 民国十四年(1925) 海门公原谱(嘉靖乙亥1575)世系始祖衡公,前谱(道光乙酉1825)世系始祖衡公;

峒岐谢氏宗谱 民国三年(1914)为谢鲲立传,明始迁祖 峒岐;

东山谢氏四修支谱(民国18年)“东山始祖 智”;

上湘谢氏续修族谱 丙辰年(1916)始祖 夷吾;

谢氏五道续修族谱 光绪癸卯(1903) 世系始祖 夷吾公;

湖南沩宁谢氏五修族谱 咸丰十年1856,世系始祖 深甫公;

古塘谢氏族谱 清道光16年[1836] 序云“自德芳祖以上槩无传焉” ,一世系始祖 德芳;

毗陵谢氏宗谱(民国三十八年),始祖衡公(赵汝愚序),世系表为“谭-衍-缵-衡-鲲”;

江苏无锡谢氏宗谱二十二卷(同源于毗陵) 清光绪六年(1880)世系表为“谭-衍-缵-衡-鲲”;

毗陵谢氏宗谱+清光戊子年(1888)江苏毗陵,世系始祖“谭-衍-缵-衡-鲲”;

毗陵谢氏宗谱+清光戊子年(1888)江苏毗陵,世系始祖“谭-衍-缵-衡-鲲”;

邵东界岭谢氏族谱 会稽派系,源流叙述为“任姓之别分属十族,吾谢其一”,始祖 智(一名夷吾)-景-居真-仲儒-景融……;金陵派系,始祖世系 光(一名仲庸)-隽-缵—衡-鲲、裒;吴西派系,世系:谢瞻(宣远)-珑、麟、骥-汝正、洪正-仕会、仕安;楚南派系:惟兴-汉一、汉二、汉三-政一、政二、正三。

以上资料多有数修的历史,没有任何一个支系有夷吾公或者谭公(缵公祖)之上的世系表。后期流传将世系表延伸到申伯乃至炎帝为起点,且能按每二十余年一代。史前国史及诸侯世系都未必做得如此详细,竟然还有人信誓旦旦去维护这样的公然造假,笔者实在不敢苟同。

最突出的一个事实:

缵公(234——282年),字伯登。任三国魏典农中郎将,缵公亡故,其子衡公扶柩归葬陈郡阳夏(今太康)谢家堂村,是陈郡谢氏开基祖,是当今谢氏公认有谱以来的谢氏一世祖,“宝树”的典故出自其四世孙安公。缵公墓碑于1997年在太康县老冢镇谢家堂村发现,碑文为“魏典农中郎将谢公讳缵之墓”,墓额有“流芳百代”4字,左下角4行字分别是:“升平四年(360年)炳月望,曾孙谢万立,后裔宋进士谢文璜重刻,熙宁丁巳年(1077年)清和月。”配孔氏,生二子:衡、澄。衡公为陈郡阳夏支系的南迁始祖。

汉魏时期原潇水谢姓的谢夷吾发迹于会稽山阴(今浙江绍兴)一带,官至荆州刺史,汉章帝(57-88年)时出任巨鹿太守,因“行春乘柴车,从两吏”而被冀州刺史上其“仪序失中,有损国典”,被贬为下邳令,系山阴会稽派谢氏始祖。

上述提到的“后期流传将世系表”,竟然将一源两支罗列在一条线上,会稽山阴派始祖谢夷吾为申伯30世,阳夏谢缵为申伯35世。按上述史实资料,设想谢夷吾40岁出任巨鹿太守,则二人历6世相差217年,至少平均36年一代,与平均25年一代的自然繁衍规律相去甚远。有人甚至说“太始祖炎帝63世,是先祖修谱时根据史料中的传说严格编辑的,即使是虚拟的,也必须认可。她反映了谢氏家族美好的追求和融入中华大家庭的愿望。”荒唐的逻辑,谱书和史书同出一辙,怎么可以用编造的世系表来误导谢氏族人呢?

结语

谢得姓于黄帝少子禹阳所建十国之谢国,谢国为南申国所灭,申伯“于邑于谢”,谢人因以国为姓;谢氏与申伯关系,首现于《诗经》之《黍苗》和《崧高》,对《黍苗》和《崧高》的解读,直接影响“谢氏源流”的表述;根据南朝人刘孝标注释《世说新语》和唐代以来有关族谱资料记载可以明确,现行夷吾公以上至申伯乃至炎帝的所谓世系表实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不可以以之误导广大谢氏族人。

此为个人管见,愿意与谢氏文化爱好者共同探讨。

2016.11.2于花溪

附:笔者《谢氏贵州政公支系族谱·乙未谱》之“申伯并非谢氏始祖考辩”截图。

:道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