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谢氏网
贵州谢家宝树文化传媒中心
 
热烈庆祝贵州谢家宝树文化传媒中心(贵州省谢氏联谊会)第三届第一次会议代表大会闭幕
 热烈祝贺广西谢氏宗亲联谊会第四届代表大会于2015年12月日在广西南宁胜利召开! 

申伯与周宣王时代

申伯与周宣王时代

2012-10-24 09:28阅读:465

谢燕颉

(一)

《东周列国志》开篇有言:“话说周朝,自武王伐纣,即天子位,成康继之,那都是守成令主。又有周公、召公、毕公、史佚等一班贤臣辅政,真个文修武偃,物阜民安。自武王八传至于夷王,觐礼不明,诸侯渐渐强大。到九传厉王,暴虐无道,为国人所杀。此乃千百年民变之始,又亏周召二公同心协力,立太子靖为王,是为宣王。那一朝天子,却又英明有道,任用贤臣方叔、召虎、尹吉甫、申伯、仲山甫等,复修文、武、成、康之政,周室赫然中兴。”

凤鸣歧山,国立周原。公元前1122年,周武王姬发起兵抗暴,率军东征,讨伐殷商纣王帝辛。渡孟津,会诸侯,作誓言,于甲子日清晨进军商郊,与商军大战于牧野。在姜子牙的出色指挥下,周军大获全胜,商军惨败,纣王自焚,商朝灭亡。接着,周武王还师西归举行大典,正式宣告周朝成立,定都宗周(今西安市西部),史称西周。

其后的周成王姬诵(前1116)、周康王姬钊(前1078)二代,都是能守护江山的好君王,加上周公姬旦、召公姬奭、毕公姬高以及史佚等贤臣辅政,武略消停,文化繁荣,物产丰富,国泰民安,成就了史称的“成康之治”。

成康之后,经周昭王姬瑕(前1053)、周穆王姬满(前1002)、周恭王姬姬繄(音伊)扈(前947)、周懿王姬囏(前935)、周孝王姬辟方(前910),八传至周夷王姬燮(前895)时,传统秋天诸侯晋见天子的礼仪却已慢慢荒毁了,原因是各路诸侯的势力日渐坐大。

九传至周厉王姬胡(前879),因他残暴无道,从而引发国民起义,导致自己流亡在外,直至最后死亡。这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人民革命,也是首次胜利的人民革命。此后的十四年,为周定公、召穆公联合执政阶段,即所谓“周召共和”时期。

在漫长的中国历史长河中,这种“共和”体制,可谓绝无仅有。“共和”,拉丁语是“公共事务”的意思。共和制,则是指国家的权力机关和国家元首由选举所产生,并有一定任期的政权组织形式。共和政体不同于君主政体,是作为君主政体的对立面而存在的。

“共和”体制,充分表现了古代中国人的智慧。正是西周共和元年(公元前841),中国才开始有了确切的纪年,事见《史记•十二诸侯年表》。从此,朝廷史官也开始将每年所发生的重大事件,记载进史册。

直至公元前827年,周公、召公立太子姬靖(姬静)为 王,是为周宣王。他英明有道,所重用的也是一班贤臣,如方叔、召虎、尹吉甫、申伯、仲山甫等。他们共同辅政,重修周文王、周武王、周成王、周康王的开明政策,使周王朝赫然中兴。

申伯是英明的周宣王任用的贤臣之一,又是周宣王的大舅父,因受赐于古谢国,以至后来成为谢氏受姓始祖。他生活在西周晚期,曾经历过西周“周召共和”、“宣王中兴”和“汉阳诸姬”等重大历史事件。

(二)

据《史记》周本纪第四载:“九年,武王上祭于毕。东观兵,至于盟津。”“二月甲子昧爽,武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誓已,诸侯兵会者车四千乘,陈师牧野。”“帝纣闻武王来,亦发兵七十万人距武王。武王使师尚父与百夫致师,以大卒驰帝纣师。纣师虽众,皆无战之心,心欲武王亟入。纣师皆倒兵以战,以开武王。武王驰之,纣兵皆崩畔纣。纣走,反入登于鹿台之上,蒙衣其殊玉,自燔于火而死。”

关于申伯的先祖是姜子牙,据《史记》齐太公世家第二载:

“太公望吕尚者,东海上人。其先祖尝为四岳,佐禹平水土甚有功。虞夏之际封於吕,或封於申,姓姜氏。夏商之时,申、吕或封枝庶子孙,或为庶人,尚其后苗裔也。本姓姜氏,从其封姓,故曰吕尚。

“吕尚盖尝穷困,年老矣,以渔钓奸周西伯。西伯将出猎,卜之,曰‘所获非龙非彨,非虎非罴;所获霸王之辅’。於是周西伯猎,果遇太公於渭之阳,与语大说,曰:‘理力争自吾先君太公曰‘当有圣人適周,周以兴’。子真是邪?吾太公望子久矣’。故号之曰‘太公望’,载与俱归,立为师。

“或曰,太公博闻,尝事纣。纣无道,去之。游说诸侯,无所遇,而卒西归周西伯。或曰,吕尚处士,隐海滨。周西伯拘羑里,散宜生、闳夭素知而招吕尚。

“吕尚亦曰‘吾闻西伯贤,又善养老,盍往焉’。三人者为西伯求美女奇物,献之於纣,以赎西伯。西伯得以出,反国。言吕尚所以事周虽异,然要之为文武师。

“周西伯昌之脱羑里归,与吕尚阴谋修德以倾商政,其事多兵权与奇计,故后世之言兵及周之阴权皆宗太公为本谋。周西伯政平,及断虞芮之讼,而诗人称西伯受命曰文王。伐崇、密须、犬夷,大作丰邑。天下三分,其二归周者,太公之谋计居多。

“文王崩,武王即位。九年,欲修文王业,东伐以观诸侯集否。师行,师尚父左杖黄钺,右把白旄以誓,曰:‘苍兕苍兕,总尔众庶,与尔舟楫,后至者斩!’”

另据《史记》周本纪第四载:“武王即位,太公望为师,周公旦为辅,召公、毕公之徒左右王,师脩文王绪业。”可见西周武王时,就有了左王、右王的爵位。即姜子牙为太师时,召公为左王,毕公为右王。看来谢氏族谱所载申伯曾为左王的记录不谬。

(三)

周公旦,姓姬,名旦,亦称叔旦。西周时期的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教育家,被尊为“元圣”。他是周文王姬昌第四子,周武王姬发的同母弟。因采邑在周,称为周公,是周代第一位周公。周武王死后,其子周成王年幼,即由他摄政当国。

期间,他平定了其兄弟管叔、蔡叔和霍叔等人勾结商纣子武庚和徐、奄等东方夷族反叛的“三监”叛乱,大行封建,营建东都成周洛邑,制礼作乐,建立典章制度后,随即还政于周成王。

周公在当时不仅是卓越的政治家、军事家,而且还是个多才多艺的诗人、学者,其言论屡见于《尚书》诸篇,被尊为儒学奠基人,是孔子最崇敬的古代圣人,他《论语》中孔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

召公姬奭,又作邵公、召康公、太保召公,也是周文王的儿子,周武王的弟弟。因其最初采邑在召(今陜西歧山西南),故称召公或召伯。周成王时为太保,与周公旦分陕而治。陕以东的地方归周公旦管理,陕以西的地方归他管理。他积极支持周公旦摄政当国,支持周公平定叛乱,也曾辅佐过周厉王。

当政期间,召公将其辖区治理得政通人和,贵族和平民都各得其所,倍受辖区及周朝境内百姓爱戴。传说他曾在一棵甘棠树下办公,后人为纪念他,而舍不得砍伐此树,《诗经•甘棠》就是为此事而写下的。

毕公姬高,是周文王第十五子。周武王灭商朝以后,封他于毕地(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一说在今西安市西南),故称毕公。周成王临终时,托他与召公共同辅助周康王继位。周康王则命他治理东郊。毕公高历相文武成康,封于毕,世子袭爵, 季孙公食采潘地,从而得姓,是为潘氏始祖。

颜子推赞曰:“威仪奕奕,德音秩秩,无忝厥考,王命宠锡。执圭受土,屏藩周室,靖安尔位,修明典则。姬旦禽父,姜尚吕,内公外候,左辅右弼。毕公无老,保嫠洛邑,惟公受采,其事不忒。大启尔宇,永思无极,因地为姓,义同申伯。”这里“义同申伯”,所说的却是周毕公姬高之的四子季孙。

史佚,周文王时的“作册史官”,他“君言必录,君举必书”。因周文王仁及草木,有虎不害,名曰“驺虞”,该虎白质玄章,驯于灵囿,史佚乃错综其体而为虎书。

及周武王观兵盟津,渡河中流,有白鱼跃入王舟中,周武王俯取以祭,命史佚纪瑞,作为鱼书。又周文王时,赤雀衔书集户,至周武王复感丹鸟流室,史佚又纪此二瑞,作为鸟书,势若翔羽。以上传说,可见诸《书林纪事》

(四)

方叔,可称是周室中兴的第一大功臣,其名望亦如日中天。他功勋卓著,曾率兵车三千乘,进攻楚国,且大获全胜。《诗经·小雅·采芑》就如实地描写了这场意义非凡的战争,其中多次重复提到“方叔莅止”、“方叔率止”、“显允方叔”、“方叔元老”。常用来恭贺的成语“望隆方叔”,其意思就是有如方叔的崇高的名望与声誉。

召虎,姓姬名虎,又称召公虎或召伯虎,史称召穆公。因周厉王暴虐,引起“国人”围攻王宫时,就是他把太子姬靖藏匿在家的,还以自己的儿子替死。直至周厉王死后,他才拥立太子姬靖继位,即周宣王。

周宣王时,淮夷不服,周宣王就命召虎领兵出征,平定淮夷。《诗经•大雅•江汉》所咏“江汉之浒,王命召虎”,指的就是这件事。

在尹吉甫所作的《诗经•大雅•崧高》中曾三次提到他,“王命召伯”“|定申伯之宅”、“彻申伯土田”与“彻申伯土疆”。

尹吉甫(?—前180),兮氏,名甲,字伯吉父(亦作甫),故金文作兮伯吉父,尹为官名,封钜(今河北沧州南皮)人,一说古蜀国江阳(今四川省泸州市龙马潭区石洞镇)人,西周贤臣、大将军,是执掌着国家政事的重臣,掌管周王室的政策法令。

西周后期,周厉王被国人驱逐于彘(即现在山西霍县),国威大衰。经过十四年共和后,避居在召公家中的太子姬静才继承王位。为了重振国威,周宣王曾派大将秦仲收获西方的失地,并派大将尹吉甫率兵迎击进犯至泾水北岸的猃狁兵。

猃狁,古族名,古代的一个民族,即犬戎,也称西戎,活动于今陕、甘一带,猃、岐之间。

尹吉甫自幼熟读兵书战策,文韬武略无不过人,故周宣王听从了周召二公及众大臣的话,将这次出征的重任交付给尹吉甫。尹吉甫连战连捷,一直将猃狁赶到太原,后又逐出雁门关。

公元前823年,猃狁(北方少数民族)入侵焦、获,很快进至泾水北岸。尹吉甫受命率师北伐,大获全胜,《诗经·小雅·六月》就是专门记述和讴歌这次战斗的诗篇,全诗详述了征战的经过,称颂了尹吉甫的卓越才能和赫赫战功,从此尹吉甫威名大震。

尹吉甫不仅武略盖世,而且文才超群,后人称赞为:“文以服众,武以威敌,事业文章,炳然千古”。他的诗作《蒸民》和《崧高》等,收集《诗经·大雅》之中。《张说文选》在《广州都督岭南按察五府经略使宋公遗爱碑颂》中,也说到尹吉甫曾作歌曲,记载申伯曾为周宣王藩镇南阳:“若夫往者屈也,来者伸也,往来相召,而哀乐继之。鸿飞遵渚,於汝信处,龙章衮衣,以我公归。郁陶乎人思,嗟叹之不足,广府司马谭环、番禺耆老某乙等,相与刻石,传徽斯文。予《春秋》之徒也,岂将苟其辞哉?雅敬宋公王臣之重,次嘉谭子赞德之义,遥感耆旧去思之勤。越裳变风,知周公之才之美;吉甫作颂,见申伯于藩于宣。观政将来,恶可废也?颂曰:……。”

申伯,名诚,洛阳人。祖父宁,祖母顾氏;父亲恩,字宏道,母亲孟氏。申伯夫人王氏、高氏、张氏。子弘、猛。

申伯之妹为周厉王王后,故申伯为周厉王大舅,也就是周静王元舅(大舅父)。周宣王将古谢国赐于申伯,以建设周朝南方屏障,拱卫京师,防御楚国入侵。

申伯,亦为西周著名政治家、军事家,申国(今河南省南阳市)开国君主。西周宣王(前827—前782)时,为了遏制“南土”楚国势力的崛起,“封建亲戚以蕃屏国”,周宣王于公元前827年或稍后,改封其舅申伯于南阳,建立申国。

南阳,原为西周谢国封地。为了新建申城,周宣王将召伯虎从淮夷前线调至南阳,“于邑于谢”,“定申伯之宅”,营建先王“寝庙”,划定“申伯土田”。申伯就国的时候,周宣王亲自为其举行了盛大的欢送仪式,《崧高》一诗歌咏其事。

谢灵运在《撰征赋》中也说:“系烈山之洪绪,承火正之明光。立熙载于唐后,申赞事于周王。畴庸命而顺位,锡宝圭以彻疆。”“惟王建国,辨方定隅,内外既正,华夷有殊。惟昔《小雅》,逮于班书,戎蛮孔炽,是殛是诛。所以宣王用棘于猃狁,高帝方事于匈奴。”

申伯就国南阳后,他倡导改进石器、陶器生活用具,发展金属生产工具,扩大黄牛饲养,鼓励国人垦荒。同时调整防御思想,加强战车与水军建设,有效地阻止了楚国势力的北进,为南阳农业、手工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为“宣王中兴”作出了贡献。

申伯曾历经“周召共和”、“宣王中兴”、“汉阳诸姬”等重大历史事件,他完成“南国是式”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仲山甫,又名樊穆仲,乃周文王之裔孙。周宣王时任卿士,他同召伯虎、申伯、南仲、尹吉甫等大臣一起,辅佐周宣王南征北战,使周人统治的疆域得以扩大。

由于仲山甫功勋卓著,周宣王封他为樊侯,他的子孙便以封邑为氏,称樊姓,仲山甫为樊姓的得姓始祖。

《诗经•大雅•燕民》是专门颂扬仲山甫的诗歌,说他品德高尚,为人师表,不侮鳏寡,不畏强暴,总揽王命,颁布政令,天子有过,他来纠正。

仲山甫的突出政绩是进行经济体制改革,即废除“公田制”和“力役地租”,全面推行“私田制”和“什一而税”,鼓励农民开垦荒地,大力发展商业等。这些改革的成功,造成了周宣王时期的繁荣景象。

(五)

据《史记》周本纪第四载:“夷王崩,子厉王胡立。厉王即位三十年,好利,近荣夷公。大夫芮良夫谏厉王曰:‘王室其将卑乎?夫荣公好专利而不知大难。夫利,百物之所生也,天地之所载也,而有专之,其害多矣。天地百物皆将取焉,何可专也?所怒甚多,而不备大难。以是教王,王其能久乎?夫王人者,将导利而布之上下者也。使神人百物无不得极,犹日怵惕惧怨之来也。故颂曰‘思文后稷,克配彼天,立我蒸民,莫匪尔极’。大雅曰‘陈锡载周’。是不布利而惧难乎,故能载周以至于今。今王学专利,其可乎?匹夫专利,犹谓之盗,王而行之,其归鲜矣。荣公若用,周必败也。’厉王不听,卒以荣公为卿士,用事。

“王行暴虐侈傲,国人谤王。召公谏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其谤鲜矣,诸侯不朝。

“三十四年,王益严,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厉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召公曰:‘是鄣之也。防民之口,甚於防水。水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水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故天子听政,使公卿至於列士献诗,瞽献曲,史献书,师箴,瞍赋,矇诵,百工谏,庶人传语,近臣尽规,亲戚补察,瞽史教诲,耆艾脩之,而后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民之有口也,犹土之有山川也,财用於是乎出:犹其有原隰衍沃也,衣食於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败於是乎兴。行善而备败,所以产财用衣食者也。夫民虑之於心而宣之於口,成而行之。若壅其口,其与能几何?’王不听。於是国莫敢出言,三年,乃相与畔,袭厉王。厉王出奔於彘。”召公这一席话,以《召公谏厉王耳弭谤》为题集在《国语·周语上》中,成为千古劝谏名篇。

“厉王太子静匿召公之家,国人闻之,乃围之。召公曰:‘昔吾骤谏王,王不从,以及此难也。今杀王太子,王其以我为雠而怼怒乎?夫事君者,险而不雠怼,怨而不怒,况事王乎!’乃以其子代王太子,太子竟得脱。”

“召公、周公二相行政,号曰‘共和’。共和十四年,厉王死于彘。太子静长於召公家,二相乃共立之为王,是为宣王。宣王即位,二相辅之,脩政,法文、武、成、康之遗风,诸侯复宗周。”

西周时期,平民起义,赶走周厉王,迎来召、周二相共同行政,即所谓“国人暴动,周召共和。”

周厉王姬胡即位长达三十年,因实行所谓“专利”政策,强占全国土地山川的产物,垄断山林川泽的收益,限制了多数的平民的谋生出路,从而引起国人的强烈不满。面对有人“谤王”,周厉王大怒,命令卫国之巫监视国人,说有胆敢“谤”者,格杀勿论。

从此,虽然国人不敢再谈论政事,但是诸侯却敢于表示怨恨,甚至不来上朝。经过三年酝酿,终于爆发了国人暴动。国人愤而起义,一齐攻袭周厉王,使他被迫逃奔到彘。

起初,大夫芮良夫曾铮言谏止,说实行“专利”将会酿成国家大难,但周厉王就是不听。芮良夫同时也告诫过执政的诸臣,万不可以“专利作威”,否则国人将“为王之患”,结果也无人听从。

芮良夫,周厉王大臣。芮,畿内姬姓诸侯,在今陕西大荔东南。当周厉王重用荣夷公,实行“专利”时,他曾劝谏,事见《国语•周语上》与《逸周书•芮良夫》。

相传《诗经•大雅•桑柔》也为此而作,《左传•文公元年》秦伯所引芮良夫之诗,即《桑柔》第十三章。

“厉王虐,国人谤王。召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大臣召穆公虎也曾谏周厉王弭谤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今已成为至理名言,但周厉王仍然不听,执意宠信的是荣夷公,任用他为“卿士”,执政用事。荣夷公处处迎合周厉王心意,建议实行“专利”政策,因而深得厉王宠信,被任以卿职,用事于朝。

荣夷公,春秋诸侯国荣国第六任君主,是荣叔的儿子,承袭荣叔担任荣国君主。荣叔,为荣国第五任君主,荣正公,为荣国第四任君主,荣伯,为荣国第三任君主,荣季,为荣国第二任君主,姬霞,为荣国第一任君主,荣国,始国于公元前11世纪。

周厉王还宠信一个人,就是西虢国君虢仲,亦称虢公长父,他为2001年中国十大考古所新发现的编号为M2009的大墓的墓主。

虢公长父为西虢国君的时候,正逢周厉王当政。虢公长父所辅佐的周厉王,是一个贪婪、暴虐之人,他以“好专利而不知大难”(《国语·周语上》)的荣夷公为主持政务的“卿士”,垄断山林川泽之利,派遣卫巫监督舆论。

虢公长父也在其中掺和,推波助澜,据《吕氏春秋•当染篇》载:“周厉王染于虢公长父、荣夷终。”《墨子·所染篇》也说:“厉王染于虢公长父、荣夷终。”

由于周厉王对虢公长父特别钟爱,地位不是一般大臣所能比。他甚至可以参与对功臣权贵的赏赐,据《啸堂集古录》载:“唯王三月初吉庚年……王呼虢仲入右何。王赐何赤市、朱珩、銮旗、何拜稽首,对扬天子鲁命,用作宝簋。何其万年,子子孙孙其永宝用。”

由于周厉王贪婪残暴,内部矛盾尖锐,东夷乘虚而入。据《后汉书·东夷传》载:“厉王无道,淮夷入寇,王命虢仲征之,不克。”

《今本竹书纪年》也说:“淮夷侵洛,王命虢公长父征之,不克。”周厉王曾命虢仲征讨东夷,结果亦无功而返。

公元前841年,以共伯和为首的贵族,联合“国人”,包括王宫所属的工匠、卫兵全部参加暴动。暴动中,周厉王的儿子姬静躲藏到召公家里。于是“国人”包围了召公的住宅,声言要杀死周厉王的这个儿子。召公无可奈何,只以自己儿子冒充太子姬静交出来,才算了事。

共和十四年(前828),周厉王死于彘,次年,太子静即位,是为周宣王,共和时代结束。

(六)

周宣王即位后,整顿朝政,使已衰落的周朝一度复兴。周宣王的主要功业就是讨伐侵扰的戎、狄和淮夷。周宣王五年至三十九年(前823—前789),他命周军于西北(今陕西、山西、甘肃一带)、东南(今江苏、安徽、湖北一带),发动全面进攻戎狄和蛮夷的战争。

周宣王元年(前827),召公平淮夷,因国力不足,周宣王依靠臣服周朝的秦人抵御猃狁,曾以秦仲为秦国国君攻猃狁。周宣王命尹吉甫、南仲等伐猃狁,历时数载,才取得胜利。

五年(前823) ,周宣王与尹吉甫一起讨伐猃狁于彭衙(今陕西澄城西北)。尹吉甫在征猃狁战争中率师直攻至太原(今甘肃镇原一带),迫使猃狁向西北退走。

对于侵犯江汉地区的淮夷,周宣王命召穆公及卿士南仲、大师皇父、大司马程伯休父等率军讨伐,沿淮水东行,最终使当地大小方国中最强大的徐国服从 ,向周朝见 。

六年(前822),秦仲攻猃狁时被杀,周宣王就命其子秦庄公嬴也兄弟五人,率七千兵士同伐猃狁,因取得胜利,秦庄公被封为西垂大夫。

五月三日,宣王亲率大军在彭衙(今陕西澄城西北)与猃狁交战,有所斩获后,转而经营东南,且令尹吉甫管理四方入贡财物。淮夷依照规定入贡布帛、粮草和服役人众,为日后进攻猃狁准备,还限制淮夷商贾在指定市场与周贸易。

十八年(前810) ,南仲派驹父 、高父前往淮夷,各方国都迎接王命,并进献贡物。其时,周宣王还命方叔率师征伐荆蛮,即楚国。为了巩固对南土的统治,宣王将其元舅申伯徙封于古谢国(今河南南阳)。

二十二年(前806),周宣王封其弟姬友于郑(今陕西华县东)。

二十三年(前805),晋穆侯姬弗生攻条部落,败归。

二十六年(前802),晋穆侯攻千亩。

三十一年(前797),周军征伐太原之戎未胜。

三十二年(前796),嬴也伐鲁,杀鲁公姬伯御,干涉鲁国君位继承,以武力强立孝公姬称,却引起诸侯不睦。

三十四年(前794),大夫尹吉甫北攻猃狁部落。

三十六年(前792),周军征伐条戎、奔戎,却惨遭败绩。

三十九年(前789),周军与猃狁别支姜戎战于千亩(山西介休南),又惨败。还丧失了随同作战的南国之师。又因调查太原户口,使得民心不安浮动。

四十一年(前787),周军攻申戎,取得大胜。

四十六年(前782),周宣王诬杀大夫杜伯,在失人心,左儒以身殉。

这,周宣王也病逝,子姬宫涅嗣位,是为周幽王。宫涅继位后,社会矛盾进一步发展,终于导致西周的覆亡。

西周中期以来,随着周王朝实力的削弱,周恭王、周懿王、周孝王、周夷王仅能守成,而西北地区的戎狄逐渐兴盛。特别是猃狁,不时入侵,进一步加强对周朝的压力。

周宣王时期,经过一段时间的积蓄力量,周宣王命尹吉甫、南仲等出军征伐猃狁,取得很大胜利。但周宣王中兴为时短暂。特别是周宣王晚年,周王朝重新出现了衰象。周宣王因干涉鲁国的君位继承,用武力强立鲁孝公,引起诸侯不睦 。

据《史记》周本纪第四载:“十二年,鲁武公来朝。宣王不脩籍於千亩,虢文公谏曰不可,王弗听。”“三十九年,战于千亩,王师败绩于姜氏之戎。”“宣王既亡南国之师,乃料民於太原。仲山甫谏曰:“民不可料也。”宣王不听,卒料民。”“四十六年,宣王崩,子幽王宫湦立。”

周幽王即位后,以好利的虢石父为卿,国人皆怨。周幽王三年,又改立嬖宠美人褒姒为后,以其子伯服为太子,这样宜臼逃奔申国,从而激怒了母舅申侯。申侯联合缯国和西方的犬戎,杀周幽王于骊山下,掳去褒姒,尽取周赂而去,西周灭亡。

周幽王二年(前780),歧山崩,褒国以女褒姒献。

四年(前778),元帅攻六济戎军败,被杀。四方蛮交侵,猃狁掳秦襄公兄嬴父。

八年(前774),周幽王任郑伯姬友为司徒。

九年(前773),废申侯及太子宜臼,立褒姒为后,宜臼出奔申国。

十一年(前771),周幽王计划攻申国,申侯与犬戎起兵攻镐京,杀周幽王于骊山下,掳褒姒,立宜臼为君,即周平王,迁都洛邑。这时,虢公郭翰却另立王子姬余臣为君,是为携王,从此西周分裂,一天二日。

直至二十一年(前750),秦文公攻猃狁,收复歧山以东失地,晋文侯姬仇杀周携王,中国才再度统一。

(七)

周宣王赐古谢国于申伯,目的是为了防御楚国。早在公元前8世纪前,为了防范日益兴起的楚国,从南面对本土的侵袭构成威胁,西周王朝的统治者在军事打击或武力征讨的同时,一直在采取措施,以最大限度地将楚国对自己的伤害减少到最低限度。他们构筑起的城沲、要塞和堡垒。

然而,在楚国势力尚处于低潮之时,还可奏效,但是,当楚国国力强盛之时,往往显得苍白无力。

周昭王时,就曾经幻想将心腹之患的楚国消灭殆尽,结果却丧尽六师,本人也死于非命。就连踌躇满志、残酷无情的周厉王,也似乎拿雄居南方的楚国没有办法。

历代周王为楚国的强大都费尽心机,却事与愿违,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周宣王走上历史的舞台。继位后的周宣王充分吸取周厉王的惨痛教训,礼贤下士,亲民重农,励精图治,一度衰弱的周王朝迅速恢复国力,进入了史称“宣王中兴”的时代。

为了剪除外患,平服反叛势力,重树天子权威,周宣王在稳定内政,巩固国防的基础上,开始武力征讨。

他令大将尹吉甫举重兵讨伐猃狁,取得了辉煌的胜利,成功了剪除了猃狁对周王朝的威胁和侵扰。

尹吉甫刚刚凯旋归国,周宣王又命其向地处南淮之地的东夷部落,强制征收贡奉。东夷部落开始并不愿附首称臣,尹吉甫软硬兼施,威胁说:“敢不用命,则即刑,扑伐。”“扑伐”,就是要出重兵武力镇压。古代兵、刑不分,用兵就是对他国施行刑罚。

东夷部落慑于盛威,只好表示称臣并纳贡,听命于周。从此周王朝再次拥有了对南淮之地的控制权。《诗经•大雅•常武》曾记载了周宣王征伐淮水流域的徐国,大获全胜的史事。诗云,“率彼淮浦,省此徐土”,“截彼淮浦”,“徐方来庭”,淮夷徐戎被征服。

刚刚屈服的东夷,却被势力更强的楚国武力占有。使得南淮之地的贡物,源源不断地输往了楚国。

周宣王开始也熟视无睹,但现在楚国公然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动手,也不能无动于衷。申伯建立了南方防御体系,于是周宣王将“讨伐荆楚,横扫南土”视为当时最大的战略目标,并立即举大军南征。主导伐楚的将军就是召伯虎。史书有记:“王命召伯虎,开辟江汉之浒。”周王朝的军队不仅打败了楚国的军队,而且深入其境,“日辟国百里”。

在周王朝的沉重打击下,楚国人被迫沿着纵贯今湖北部的荆山山脉,向南举国迁徙。周王朝南征楚国,平定淮夷的辉煌战绩,在《诗经•大雅••江汉》中完整地记载了下来:

江汉浮浮,武夫滔滔,匪安匪游,淮夷来求。

既出我车,既设我旟,匪安匪舒,淮夷来铺。

江汉汤汤,武夫洸洸,经营四方,告成于王。

四方既平,王国庶定,时靡有争,王心载宁。

江汉之浒,王命召虎,式辟四方,彻我疆土。

匪疚匪棘,王国来极,于疆于理,至于南海。

王命召虎,来旬来宣,文武受命,召公维翰。

无曰予小子,召公是似,肇敏戎公,用锡尔祉。

釐尔圭瓒,秬鬯一卣,告于文人,锡山土田。

于周受命,自召祖命,虎拜稽首,天子万年。

虎拜稽首,对扬王休,作召公考,天子万寿。

明明天子,令闻不已,矢其文德,洽此四国。

“宣王中兴”,为西周的发展与壮大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的成功之处不仅表现在威服诸候,重树国威,而且表现在对于南控楚国的高明之策。

制楚谋略就是在南面建立起一道坚固的防线,以确保大周王朝的安全。仿效其先祖周武王和周成王的分封制,在以周为核心的中原各诸候国与楚国之间这大片土地上,建立起一个庞大的诸候国集团,作为控制楚国北上的缓冲区。这就是由周宣王册封新建立的诸候集团,被称之为“汉阳诸姬”。

“汉阳诸姬”是在申伯“南国是式”基础上的大联合,它主要包括以下国家:

申国,位于今河南南阳市东北。西周初年,申国大概位于在陕西、山西之间。周宣王征服了汉水流域以后,占领了原在南阳盆地的古谢国,赐给其母舅申伯。《括地志》:“故申城在邓州南阳北三十里。”《汉书•地理志》和《左传•庄公十八年》杜注,也说申在南阳宛县。

吕国,位于申国附近。《括地志》云:“故吕城在邓州南阳县西四十里,是申、吕同一地也。”

缯国,地域在今河南南阳一带。《国语•郑语》:“申、曾、西戎(猃狁)方疆 ( 强 ) 。”韦注:“缯,姒姓,申之与国也。”

周宣王除分封南阳地区的申、吕、曾以外,在汉东、汉北地区还分封了属于“汉阳诸姬”系列的许多诸候国:

应国,地处淮汝,今河南省宝丰县境。本属于周武王所封之国,周宣王也将其纳入到了“汉阳诸姬”的范畴。

息国,地域在今河南息县西部偏南。关于息的地望,《左传•隐公十一年》有“息侯伐郑”的记载。清人钱坫在《新校注地理志》卷五《汝南郡》中认为,息初在郑州以西的天息山,春秋以后与郑斗争失败后,为避郑患,向南迁徙。所谓“汝南新息县”,当为息的后迁地址。

道国,在今河南确山县北十公里有道城,即古道国。

随国,在今湖北随县境。是周王朝封在汉东的最大的诸侯国,可谓汉东诸国的首领。

唐国,在今湖北枣阳东南境。《括地志》卷七云:“上唐乡故城在随州枣阳县东南百五十里,古之唐国也。”《读史方舆纪要》卷七十七载唐城云:“( 随 ) 州西北八十五里,春秋时唐侯国。”

厉国,在今湖北随县厉山店一带。《汉书•地理志》南阳郡随县条载:“厉乡,故厉国也。”颜师古注:“厉读曰赖。”“厉”、“赖”古声相通,此“厉”亦可写为“赖”。

贰国,在湖北应城县境。

轸国,今湖北应城县西。

郧国,在今湖北沔阳县境。《括地志》及《元和郡县志》皆认为今湖北安陆一带为古郧国所在。安陆至今有郧乡、郧亭、郧公庙、郧城等遗迹。

以上国家,除个别为周公东征后所封外,大部分是周宣王南征后所封的。清•易本烺《春秋楚地问答》认为,汉阳诸姬所分布的范围,应是“西自汉水以东,南自汉水以北,东至光、黄,北至于淮汝”,是“汉阳诸姬”的中心。

“汉阳诸姬”,是西周王朝分封在江汉流域的以姬姓为主的诸侯国,也包括周王室的姻亲诸侯国。他们按照周王朝的旨意同进退,一旦楚国向北进犯,他们就联手采取行动,在周王朝大军的还没有到来之前,组建联军共同抗楚。“汉阳诸姬”,既成为周王朝向南进攻的据点,又是捍卫周王室的屏障。

申伯在“周召共和”、“宣王中兴”、“南国是式”、“汉阳诸姬”时均起着重在作用。


编辑:道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