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谢氏网
贵州谢家宝树文化传媒中心
 
热烈庆祝贵州谢家宝树文化传媒中心(贵州省谢氏联谊会)第三届第一次会议代表大会闭幕
 热烈祝贺广西谢氏宗亲联谊会第四届代表大会于2015年12月日在广西南宁胜利召开! 

【谢氏访谈录8】对话南阳谢文海宗长

【谢氏访谈录8】对话南阳谢文海宗长

第1 少先宗长转达的信息

(12月3日20:48-21.17)

少先宗长转于文海宗长:各位宗亲,近年来在谢氏联谊活动中,出现了否认祖先,否认祖源的杂音,个别宗亲的臆断和歪理邪说,有悖于我谢氏联谊团结的精神,是制造混乱,分裂族群之举,也是不孝,不义之为。谢氏之祖,我们家谱中有记载,史学界有考证,谢氏历代更是人才辈出,难道谢安.谢灵运等伟人,名士会冒认祖先?他们的学识,见识,功勋,影响不如我们当代哪位谢人?他们1000多年前就确认的事,到现在我们这一代因个别人的杂音就否认祖先了?这不是不忠,不孝,不义又是什么?另一个是祖源谢国,谢邑位置问题。史地学界及各级政府有认定,海内外宗亲有共识,在南阳宛城区是不争的事实,偏偏有的宗亲怀有私利之心,故意制造混乱,把唐河县苍台说成是谢邑之地,那里是古廖国之地,世界廖氏年年都在那里举办廖氏活动,难道谢邑会建在廖国境内?这有可能吗?所以我们谢氏要以一个祖先,一个祖源地来凝聚力量,团结宗亲,以达到共同发展繁荣的目的,而不是这些无端的争论。

关于汉青宗亲的观点 ,我想请教两个问题:一、你研究结果否定了申伯,谢人该尊何人为祖?二、全球谢人白分之八十都是缵公后裔?有依据吗?汉代时谢人何至万千,有史记载的名人你查查有多少,他们都未传下今人?

少先宗长:道扬好,微信名曰海港平舟(即谢文海宗长,下同)宗亲所发评论应公布吧!

道扬:这段时间忙的一塌糊涂,在哪里发表的?可以请他直接发在关注的评论上,我们编辑部肯定可以看到。

少先宗长:我从谢氏宗亲群看后转你,上面就是内容。

道扬:怪不得我没有看到。是不是可以请他关注“贵州谢氏文化”后,直接发在评论的相关栏。这是第一种方式,还有一种就是可以接受专访,以正面接受专访的形式理性和公开发表讨论意见   我们编辑部一定保持原貌公开发布,就行此前发表的专访的做法一样,宗长你看行不行。我相信只要是对这些问题由来思考,最终一定能求同存异,凝聚共识,则我们老谢家之大幸

少先宗长:好吧,我转告

道扬:谢谢少先宗长,大家努力,让杂乱的、无序的争论变为有序的、理性的规范的讨论,这才是好事。也希望尽早有一个结论。特别是或许做完百期后,这样的理性思考会有一个凝聚共识的结果。

少先宗长:但愿如此吧!

道扬:我们尽心、尽努力,无怨无悔。  

第2 粤西及海南谢氏群交流

(12月4日16:56—18:11)

……

文海宗长:照各位的看法,还是应该无休止的争论下去吗?难道我们建群搞联谊目的就是议论我们祖宗的真假?你们有兴趣议论继续议论下去吧,只要不怕外人嘲笑。论述祖宗的事,可不能道听途说啊,这可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平顶山谢占民:各说各的,最后找专家总结,总耍会有结果的,一代人不行,三代五代,十代会搞明白的,心情都理解

道扬:@海港平舟 宗长你好,道扬在添加您,期待有独立思考的所有宗长都把他们的心得和体会,都把他们的研究成果共享于广大宗亲。《贵州谢氏文化》编辑部得到贞超会长等宗长的大力支持,借用《贵州谢氏文化》公共号这个平台, 希望宗长们能够实事求是讲出各自的思考,理性交流、相互包容、凝聚共识、存异待考,直至最后正本清源。道扬相信,凡是热衷于谢氏文化的研究者都是老谢家的好子孙,观点来源于各个不同的层面,有争议、有讨论、有交流,关键在于凝聚共识。正如贞超宗长所说,我们都头顶谢字。期待各位宗长一起办好这个访谈.

文海宗长:族谱有记载,专家有结论,政府有认定,还应该找谁决定呢?再谈论我觉得太没必要了

平顶山谢占民:都不要功击,有争义,漫慢谈,国与国还有争义的,何况咱家的历史呢?!

文海宗长:都是一家人,不会相互攻击的,我认为都是在讲道理。

平顶山谢占民:你讲话有水平,以理服人

文海宗长:谢谢您,占民宗长,谬赞了

道扬:@海港平舟 宗长,客观说,一个质疑性的问题提出来,往往有十分的压力,既然提出来,也不能说一点依据都没有,有一些观点,我个人不见得赞同,但是我觉得他们的付出我尊重我认可。并且有理、有据、相互尊重的讨论没有坏处,对于正本清源对于消除质疑都是有好处的。咱们不论,不等于这个问题就不在了。

文海宗长:说的对,我同意,但不适应在这个平台上讲,咱可以开个研讨会或者在联谊会时抽时间做个专题发表观点都是可以的。

道扬:这个就是以《贵州谢氏文化》做专访的意义所在,有系统的、有归纳性的把每一位族贤的思考、观点进行梳理、进行归纳,我们有理由相信,通过这样的专访,广大宗亲都会借此机会学习、交流、思考,没有什么不好。这个也是贞超会长和已经接受专访的宗长、族贤所以支持的原因。我们计划专访百人,有方方面面的内容,源流讨论、谱牒讨论、族贤功德,都是要涉及的。道扬只是业余时间,期待大家都一起努力。

文海宗长:好,谢谢各位宗亲

道扬:我认为,当前的最大共识,就如贞超宗长所言,“我们都头顶谢字”。团结在“谢”的旗帜下就的最好的。

文海宗长:说得好极了。我就是这个意思。

平顶山谢占民:有个别人搞破坏,胡说八道,拉帮结派,搞小聪明,个人得利,得杜绝。

文海宗长:好,谢谢

道扬:好。这一段聊天记录,我会记下来。和我留言(注意一定要点击我的名字),以便把访谈做好。

第三节  直接对话交流(12月4日20:53—22:52)

文海宗长:好,道扬宗长,我是南阳市谢氏宗亲联谊会的前任秘书长谢文海,本来不在其位不想参与无聊的争论,但看到有的宗亲不知出自何目的来扰乱视听,作自取其辱的事我不能不谈了我的看法,可能有的话重了些。

祖地唐河县与宛城区之争,是唐河县个别宗亲怀有一己之私利,不顾南阳市宗亲联谊会的反对故意制造混乱。前年因唐河召开的谢氏会议,市联谊会是解决反对的,我和南阳市联谊会会长谢文普宗长亲自到唐河县面见唐河县委书记刘明杰,刘明确表态不会与宛城争祖地,只是利用谢氏资源作一下招商引资工作,他也明确告诉了在座的县委统战部领导。但有的人还是我行我素,继续制造混乱。

道扬:道扬才50岁,年轻,就是因为寻宗访祖,因为修谱,所以发现我们老谢家的历史渊源的纷争。贵州正在修通谱,所以花一些时间讨论这些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发现许多无序的没有边际的争执甚至谩骂,着急呀,不该这样。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组织这个有序讨论。

文海宗长:我也看到这个情况,因此要拨乱反正。我的观点是搞联谊目的是为团结,为亲情 没有必要去无端争论。

道扬:祖地问题,我的观点是,祖祖辈辈记录在南阳,客观说,按照最新的研究结果,祖地在今河南原南阳郡,具体涵盖今宛城到唐河一带区域,应该是当地谢氏会协商如何充分开发利用,而不是纷争,对谢少先宗长的访谈我也是提到的。对头,无端的争论没有意义,不讨论问题还是解决不了,回避又不是办法。咋办?

文海宗长:个别宗亲有研究可以搞座谈会进行争论,可以让大学问家解疑释惑,消除疑虑,千万不能臆断。古代历史及宗法制度非常复杂,不是我们凭想象来假想的,是历史地理学家们毕其一生的精力去研究的,不是我们胡乱看一些书就能说清的,

道扬:是啊,你说的有道理。是的,毕竟用心去研究老谢家的最终就是谢家人自己。别人外姓谁会用心呢?

文海宗长:我们这些都是历史、地理学界的门外汉,既没有那么多的专业知识,也没有那么宽的视野,咱研究的东西有价值吗?要知道搞研究需要大量的知识,宽广的视角才行,有的甚至还要的到大英图书馆或者日本图书馆去查阅。

关于祖宗的事,还是以家谱记载为准,因为千余年前,比我们伟大得多的前辈就已认定了祖先,我们就没必要去否认。如汉清宗亲所研究的申伯不是我谢氏之祖,那让他说说谁是谢氏之祖。混乱找个祖宗,天下谢人能答应吗?既然找不到,又说服不了天下谢人,他提的观点有意义吗?

道扬:是啊,现在的通信、交通这么便捷,况且这个事涉及每个谢人各自的祖宗源流,不管是哪个都想弄清楚,是吧!这个就是问题,客观说,这个也不是汉清宗长一个人的观点,因为族谱最早的记录就是缵公,至于后来的延伸就是另外一回事。当然并不是说缵公最老,而是说最早的谱牒记录就是从缵公开始。

文海宗长:瓒公才离现代多少年?汉代以前,也就是瓒公以前历史上还有大量的谢氏名人存在,难道他们都没留下后代?

道扬:当然这个是不可能的。别说缵公,就是现在经常提到的申伯,谢人也不可能都是其裔孙,为什么泡?因为老谢家应该是多源流的。

文海宗长:我知道咱谢家的祖宗情结,不就是说申伯没带谢字吗?咱在申伯前加一个谢不就完了吗?叫谢申伯有何不可,何必再去争论不休呢

道扬:呵呵,这个我倒是像今天白天说的,我们就在谢的旗帜下,是目前最大的共识。也是因为这样,理性交流、相互包容、凝聚共识、正本清源最重要。我们要相信,凡是热衷于谢氏文化研究者都是老谢家的好子孙,观点来源于各个不同的层面,关键在于凝聚共识。正如贞超宗长所说,我们都头顶谢字。

文海宗长:说到我谢氏多元,其他姓氏何尝不是如此?多元是常态,没有哪个是独元的,因为几千年的发展,不可能会是单独的,比如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按照有的宗亲所说,中国只能有两个姓氏,那就是一个炎,一个黄了

您说的很对,能坚持研究谢氏的都是关注本家族的用心人,这些可以专题交流,不适应在联谊平台上争论,为啥这样说呢?因为有多少宗亲去研究这方面的知识,大部分就是听风就是雨,

研究谢氏的名作说谢氏构成有三个来源,一个是黄帝系,一个是炎帝系,还有少部分直勒氏改姓的,到现在谁分的清,也没必要去分了,您说呢?

道扬:是的,一定要走出一个误区,既然大家有一个共同的谢字,就非常好了,这就是最大的共识。在这个旗帜下,又有什么是禁区而讨论不得呢?从谱牒的角度,作为谱牒实实在在记载的第一人——缵公是没有争议,对吧?从人文始祖的争论看,申伯是有很大的争议,谢国的建立者是没有什么争议吧。所以道扬提出“凝聚共识”、“存疑待考”,最后正本清源,就是随着共识的扩大,逐步的一个过程。在老谢家的旗帜下,咋可能分裂什么的呢?!

文海宗长:在吗?要不有时间再聊吧?也欢迎您回祖地指导交流。

道扬:今天是专门向宗长学习的。

文海宗长:您谦虚了,互相交流想法。我还在公职,因我和文普会长都是处级领导干部,按中组部的规定退出联谊会的。南阳联谊会之所以能批宗亲联谊会,是因为南阳是谢氏发源地,市委特批的,管理部门就设在市委统战部,就是方便各地宗亲联谊的。欢迎宗亲回来指导视察。

道扬:谢谢。我认为,谢的发源地主要在洛西,祖源地在南阳,没有太多大的歧义。问题在于要把唐河和宛城如何有机的团结在祖地的旗下,共同营造一个谢氏人人向往的祖地是不是啊。不知道宗长有什么可行的措施和构想?

文海宗长:唐河只是个别人在捣乱,唐河县的人大副主任谢鸿杰,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谢广平都是唐河的,我们团结的都很好。

道扬:我是去年清明去的东谢营。

文海宗长:我可能是在北京学习,没能会面,遗憾。没听说洛西是发祥地,族谱都记载得姓在南阳。

道扬:对头,这个都是可以凝聚的共识,是吧?

文海宗长:对。您可以把咱的交流编辑一下发给大家,也算是我的观点吧!

道扬:洛西是发祥地,这个来源于谢国的渊源。谢燕颉宗长考祖根地发了四篇文章,在一、二、三探谢邑今址基础上,四探结论为:“看来古谢邑或棘阳城,应在以金华乡东谢营为中心,北起梅溪水北的谢庄,南至礓石河北苍台谢家庄的白河东滨,唐河西畔。”南阳市的行政区域似乎现在还是包含唐河的嘛,所以建议站在大南阳的角度,如何处理祖源地的纷争,我想这个或许可以交流的一下。

文海宗长:谢邑不可能在苍台,那是古廖国的腹心之地,谢国的谢邑不可能建在古廖国境内

道扬:客观说,从现在的资料,道扬理解,古谢国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位于“洛水”西北发源于“瞻诸之山”的谢水流域一带“谢国”,第二阶段是约于周公东征经营洛邑时南迁于南阳一带的“谢”;至于申伯“于邑于谢”而有的“谢邑”已经不再是谢国的概念了;这时候更应该是一个“邑”?

文海宗长:古谢国是管理到现在唐河县的西部,因为东谢营东10里就是唐河县管辖,但绝对不会是唐河东岸的苍台。

道扬:这些问题都是有待进一步研究的。但不管怎么样,这里是一个地方,而不是一个点,是吧?期待有祖根地之争的地方,不要有那种“非彼即我”的思想,共同给外迁的老谢家人一种“老家”的感觉,但愿广大谢人早日看到一个团结的、和谐的、欣欣向荣的圣地再现。

文海宗长:关于这方面的知识您可以和辽宁省科学院院长谢肇华研究员进行交流。没有之争,是个别杂音,不影响大局。不论啥事,有杂音是正常的,没有才不正常呢!只要坚持共识,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道扬:谢肇华宗长那里,我联系了的。我希望尽早向肈华宗长访谈请教。严格地讲,这样的有序交流,也是引导广大宗亲学习谢氏文史的一个机会,更是我们自己学习的机会。有了“谢”这个大旗,有了“中华谢氏联谊总会”,其他的一些分歧和争议会一步一步的解决。文海你说是吧?

文海宗长:非常正确

道扬:有一些宗长认为这样的讨论和公开发表会影响谢氏的团结,我的想法是——只要是团结在“谢”的旗帜下,团结在“中华谢氏联谊总会”的旗帜下,就不可能分裂。为什么会分裂呢?可能吗?

文海宗长:是的,扬宗长,辛苦了。常交流。

道扬:好的,我会把我们的交流整理出来,你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