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谢氏网
贵州谢家宝树文化传媒中心
 
热烈庆祝贵州谢家宝树文化传媒中心(贵州省谢氏联谊会)第三届第一次会议代表大会闭幕
 热烈祝贺广西谢氏宗亲联谊会第四届代表大会于2015年12月日在广西南宁胜利召开! 

【谢氏名人访谈4】对话南阳谢少先宗长

【谢氏名人访谈4】对话南阳谢少先宗长

《贵州谢氏文化》道扬少先宗长,您好。我是《贵州谢氏文化》编辑,叫谢道扬。首先感谢您对贵州谢氏文化平台的支持听介绍,宗长多年来一直从事“谢氏文化”的研究与活动,是国内知名的谢家人。众所周知,凡是热衷于家族文化的人,一般都具备三点,一是有满满的热心,二是自身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因为这里只有投入、只有奉献的活;三是要经得住个别人的冷嘲热讽,有的甚至是口诛笔伐和谩骂。从宗长这么多年来从事谢氏文化研究的经历来看,一定有许许多多的酸甜苦辣、有许许多多的体会,也有许多咱们看得见、摸得着甚至可以传承的成果,换句话讲,是一个有故事的谢家人。请问可不可以结合宗长当前的主题——或修谱、或宗祠建设、或源流研究、或者寻宗访祖……,通过咱们这个平台和广大宗亲分享?谢谢宗长。(总共四个问题,另外三个会根据宗长的书面答复延伸)

少先宗长:我祖居咱们谢姓发源地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金华镇东谢营村是农家子弟只读完初中自1979年任生产队干部至今一直从事基层组织管理服务工作。其中任祖根地东谢营村西谢营村党支部书记15年工作中因小有成就2O01年转为乡镇副科级干部至今又15年多年来先后被南阳市人民政府授予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宛城区区委政府授予优秀共产党员标兵党支部书记等称号1994年至今连任多届县区政委员。

在成长和工作过程中,听老人讲述和接触一些谢氏史料后,陡生了爱乡爱族的热情。1987年受海外谢氏宗亲回南阳寻根活动影响参与谢氏文化研究至今己历30年。期间历任南阳谢氏宗亲联谊会二届副会长,三届执行会长,全球谢氏宗亲联谊总会副总会长中原谢氏文化研究会副理事长,现任中华谢氏联谊总会副总会长,南阳谢氏宗亲联谊会第四届会长。

在长达30年谢氏文化研究与联谊活动中,先后参与主编了《谢氏故里研究》《谢氏故里古今谈》《全球谢氏通讯》《宝树《全球谢氏届大会特刊》、《宛南谢氏谱志》等书刊和光盘,在南阳组织了多次有海内外宗亲参加的谢氏会议和活动,也曾到新港澳台地区及国内各地参加谢氏活动

早年曾与谢东闵谢汉儒谢鸿轩谢国华等谢氏宗长们书信往来,也有缘与正大集团总裁国民宗长进行过恳谈而与早期参与谢氏活动的国内知名谢氏学者——宗楷文耀小品永春安民纯灵贞超太成等宗长更是交流频繁且受益非浅。

多年来在家乡参与接待来自海内外宗亲数以万计期间个人用于这方面开支数万元,发动宗亲捐助及多方筹资近百万元用于谢氏文化研究交流和宗亲联谊事业。可以说经历了苦辣酸甜和波折起伏,但我无怨无悔。从中也体会和感悟到:

做为一名谢姓人,我认为爱国爱族爱乡是应有的基本品德。

做为一名谢氏祖根地谢氏人,更有责任和义务积极弘扬谢氏祖根文化,并参与谢氏联谊之中。

做好宗亲事业,诚如已故的世界谢氏总会汉儒会长所言要有傻子精神,不计名利多做奉献

做这项事业的领头人在勇于担当的同时应具有一定的人格魅力,并持之以恒凝聚族众。

贤思齐做好族事,能净化心灵,提升素质丰富自己的人生,同时也给后代留下一种值得自豪的奉献精神,因此我无怨无悔。

《贵州谢氏文化》道扬:对宗长三十年来为谢氏特别是当地谢氏文化建设不遗余力的奔走而十分感动,楷模的精神值得学习,值得借鉴。宗长是谢氏族人谱书都要提到的南阳人,是全国老谢家人顶礼膜拜的地方。对于祖根地的具体位置的争论由来已久,许多宗长一直孜孜不倦地考察研究。据谢燕颉先生最新考证,“古谢邑的较准确地理位置,在今南阳市宛城区南、新野县东北、唐河县西南交界处。东踩郭滩镇,西踞前高庙,南蹬谢家庄,北踹东谢营,可谓是‘四足鼎立,巨象腹地,纵横千引,浑然一体’。”可是,本应是谢氏族人顶礼膜拜的地方,随着经济化的恶性助推,导致争论炽热化。宗长觉得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最终还给老谢家人一个圣地的形象?

少先宗长:谢谢您的赞誉。诚如您所言,谢氏祖根地对于全球千万谢氏宗人而言是谢氏之源,是宝树之根,是维系联络大谢氏之基石,历来被族人所重视,犹穆斯林之麦加等同重要。然祖根地今址何在?时光走过了数千年,留给我们的史籍文献记述多支离破碎、含糊其词而又互为引用。历史上没有学者或谢人在这方面下功夫专题去研究和定论,是个历史迷案。

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家实施改革开放之后,受海外谢氏宗亲发起的寻根探源潮推动,日渐富裕起来的宗亲们形成了富而思源、富而思文的意识,在完成了各自地域内支系拜祖、纪念、追思、凭吊的基础上,进而慎终追远、探寻祖根今址,了却人生心愿。

南阳作为全球谢氏发源故土,史书记载丰富,而宛南谢姓又较为集中在今东、西谢营,两大行政村有数千之众。这里明代建有宗祠,对联中有:

宝树家声远,南阳世泽长。

淝水震北冠,宣城惊南文。

相业古今三太傅,家声吴越一东山。

谢人堂号曰宝树堂,民国修寨曰申保寨。

清代重修宗庙碑文记述:“宛治东南谢城六十里谢家营,东有宗庙焉,不知创自何代建自何年…。”

清末举人谢式南碑文中称:先生世居谢城之域…。

历史上宛南一带的谢氏联谊活动都涵盖南阳、唐河、湖北各地,其情其境,众多老人记忆犹新。因此,厚重的谢氏人文资源告诉我们,这里就是申伯封谢的谢邑

海外谢氏回南阳寻根后,为进一步确认此地,1987年民间成立了谢氏文化研究会,系统整理了文史资料,在古遗址上发掘了部分文物后,逐级上报史志单位请求考证,引起了各级政府的重视和支持,引来了史地学界的反复考证。上世纪九十年代,世界谢氏宗亲总会收集谢氏祖根地考证资料后,集成了《谢氏源流爭呜集》,发行后在全球谢氏中引起轰动和关注。1991年10月由南阳地方政府组织召开的“中国谢氏源流首届学术讨论会”,国内从事历史、地理著名学者20余人参会,收到论文十余篇,众口一词指出“谢姓发源于今南阳县金华乡东谢营一带”。原中科院学部委员,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中国历史地图集主编谭其骧教授所著《古谢邑故址应在南阳县境》指岀:“凡故城邑故址今地,旧籍有不同说法者,理应以较早记载为准…。”通过史籍分析比较,结论为“谢邑故址,当在今南阳金华乡东、西谢营无疑”。而由河南省社会科学与南阳地名办联合考察后,所著《谢邑考》结论是:“综合以上所述理由,我们认为古代谢邑(谢国谢城)所在地就是在今南阳县金华乡的东谢营一带。”该院以通知形式,要求南阳侨办、外办转告海外谢氏华人。

中原河南是当今众多大姓的发源地,而今址之争也非只谢姓一家,为解决这一问题,统一对外宣传,2009年由河南省委统战部、河南省社会科学院联合推出大型姓氏寻根指南丛书《中华姓氏河南寻根》,时省委书记徐光春为其作序。该书对根在河南八十个大姓逐一考证,我谢姓在第四卷,从起源、播迁、古今名人名胜等详述数十页。而祖根地今址何在?文中列举了信阳、唐河、南阳各方史料后认为“宛城区依据文献较早,史料翔实,应据以为准…”,同时指出“谭其骧教授论谢邑的观点己被广大学者所接受。2007年武汉谢氏三届大会召开前夕,祖根地中共宛城区委以文件请示形式附上国内史学研究成果,上报中共南阳市委政府,请求市级层面对谢氏祖源地给予批复。南阳市委统战部、市委办公室、南阳市人民政府先后在该请示文件上给予了批示,内容分别为:“尊重史地学界研究成果,同意宛城区为谢氏发源地。”“尊重历史,支持寻根,同意宛城区为谢氏祖源地。”“尊重史地学界研究成果,同意宛城区为谢氏祖源地。”2012年10月南阳市文物局依据祖根地出土文物,以文件形式上报河南省文物局,希望对“古谢国”遗址升格为“省级文保单位”。经过省文物局专家组考证验收,2016年元月谢营遗址被河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七批文物保护单位”。

长期以来,国内知名谢氏学者谢永春、谢安民、谢隆钦、谢文耀,谢燕颉等大批学者对祖根地今址考证均投入了大量心力,他们既查文史,又莅临南阳、唐河各地,查水系、考故址,走访学者,写出了一篇篇言之有证,证之有据的大文,而其所得结论发源地依然是“东谢营一带”。2007年10月全球谢氏大会如期在江城武汉举行,来自海内外700余宗亲形成《武汉宣言》,立志在谢氏祖根地建“谢氏大宗祠”。

因此说,“祖根地在宛城东谢营一带”,历上上有记载,岀土文物可佐证,历代谢人有传承,当代学界有考证,各级政府有确定,海内外宗亲们有认同。诚如河南著名姓氏学者张新斌教授所言“环环相扣,缺一不可”。

今日祖根地东谢营村位于宛城唐河两区县交界处,古谢水谓之界河,这里南去40公里便是“争祖根地”的“谢家庄村”,该村历史上称“前王庄村”。1985年泰国其昌宗长被误导到访后,便有了神化为祖根地的各种行为。在“汉代遗址”得不到史学界考证为“商周遗址”后,自说自话更无法取得省、市政府认同。该处与世界廖姓祖根地只距十余公里,廖氏祖庙每年都有拜祖活动,谢国谢城与廖都不可能同世并立。谢氏祖根地在宛城早己是不争之实,无谓之争早该休矣。

您提到江西著名学者谢燕颉考祖根地一说,燕颉宗长我们虽未曾谋面,但他考祖根地在《谢氏研究》中走载四篇大文,在一、二、三探谢邑今址基础上,四探结论为:“看来古谢邑或棘阳城,应在以金华乡东谢营为中心,北起梅溪水北的谢庄,南至礓石河北苍台谢家庄的白河东滨,唐河西畔。”“北为申国,南为蓼国;东北是应、缯国两国,西北为吕国;东南为唐、随两国,西南为邓国。古谢邑地理位置一目了然,古谢邑在申、应、缯、唐、随、蓼、邓、吕等国之腹地。”

经过艰辛的史学考证,祖根地今址现己是越辨越明。

1993年世界谢氏宗亲总会捐二十万人民币资助祖根地建成了“宝树学校”,20O5年之后,中华谢氏联谊总会先后支助祖根地扩建了宗祠,建成了文化广场,而有中华总会落实“武汉宣言”,“武汉决议”在祖根地投巨资兴建的中华谢氏总祠项目,经历了多年用地报批后,近日也将全面开工建设。对祖根地今址还有其它不明之处的宗亲,可向总会索取有总会近期将发行的《谢氏始祖与祖根地考》总之我们共同期盼的令海内外宗亲顶礼膜拜的圣地在中华谢氏总会领导下,不远的将来定能呈现在世人面前。

《贵州谢氏文化》道扬:我们相信祖根地在老南阳片区,至于具体位置自然有专家考证,如申亚光先生《古谢邑今址考》、戈家谈先生《唐河和南阳两县谢氏源流初探》,以及前文谢燕颉宗长等的考证文章,应该越来越清晰可见。但是对于祖根地之外的宗亲而言,回到祖根地时甚至还没有到就看到或听到那里是纷争连连,谁还去呢?去看笑话?期待有祖根地之争的地方,不要有那种“非我即彼”的思想,共同给外迁的老谢家人一种“老家”的感觉,但愿广大谢人早日看到一个团结的、和谐的、欣欣向荣的圣地再现。今天的问题就是,申伯与谢人并无血缘关系,二者为占领与亡国、领主与附庸的关系。还有说申伯改名“谢诚”,一个申国“领主”改姓“附庸”的姓是难以想象的?若论人文始祖,客观地说,认同谢国的建立者更为恰当,那里才是“以国为姓”之始,若论谱牒始祖,当属谢缵公,请宗长谈一谈对始祖认同的问题,与我们共享好吗?

少先宗长:对始祖认同问题是当前不少谢姓人普遍关注而又极为复杂的根本问题。这些年,部分宗亲站在不同立场,发表了一些奇异的言论观点,引发了广大宗亲关注,借此机会也谈本人一点看法。

多年来在谢氏联谊活动中,做为祖根地宗亲应邀外岀参加各种谢氏活动,在家乡接待回归宗亲拜祖机会较多,收集了数百种谢氏资料,包括论著、刊物、小报、其中各地族谱170余套,现陈列于祖根地宗祠文化室内。详阅这些谢氏文化专著,在涉族源方面,均将六经之首《诗经·菘高列为谢氏文化源头,共尊申伯公为谢人始祖,而外岀活动,观瞻拜谒各地宗祠也概莫能外。这是当代谢氏人牢记祖训,弘扬祖德,代代传承的文化现象。近年来,伴随着谢氏文化研究的逐步深入,个别宗亲对上述观点提出了异议,引发了新一轮争鸣,对这个问题,我认为其本身就是谢氏文化研究中的伪命题,是无事生非,节外生枝。最终也不会有结果,且有分裂大谢氏之嫌。

说申伯封谢邑与谢人没有血缘关系,子孙也不可能以邑以国为氏。我认为史书记载:远古时期的姓氏形成分别是以官为氏、以地为氏、以物为氏…而且当时社会有其一定的宗法制度和规則。黄帝时期的谢邑建有谢国,失国后有人称谢人,然而史上没有记载何人建国和国人中有谢XX传世记载,如有,是何者?今人茫然不知。而它姓如徐,陈,廖,邓等众多姓氏都是以国为氏,肇起了本姓起源。

二说申伯是谢邑的侵略者,占领者,是谢人的敌人,真不知何以所云,纵观中国历史上每一次改朝换代,又如解放军赶跑了蒋介石成立了新中国,这些变革究是解放抑或是侵略?更如今天上级组织派某人来当省长市长,难不成也是侵略占领行为?

三说申伯与谢人没有血缘关系,这似乎也不全面,但说谢氏中血统不纯有其道理。因为在人类繁延过程中,因非婚、改姓、收养…等现象存在,任何姓氏和家族都无法保持世世代代血统纯正。否认始祖者云“认申伯为祖是谢人悲哀,我们说申伯封谢后,子孙以邑以国为姓,说申伯不是当今全部谢人的血脉祖先宜可信,说申伯子孙至今延续百代与今谢人没有一点血缘不可能,说不准否定者其本身就是正统的延续者。

对于这个问题,谢五八宗长在其主编《湖南谢氏通谱》中指岀:申伯与谢姓人的关系不单是血缘子裔关系,也有国君与臣民的关系,现在的谢姓人不全是申伯的血统后裔,但尊申伯为受姓始祖是合情合理的。这才是我们历代传承尊申伯为祖的明智之举,根本原因,众多外姓氏的祖与姓也是这样形成确定的,至于说有人说汉代缵公为谱谍始祖,缵公是人不是神,況且载于汉书的同期谢氏名人己多不胜举,如次其为始祖,缵公也有祖先,显然于理不通而又倒退了中华谢姓千余年历史。

另一个问题是,现代谢人这么大群体,海内外宗亲组织起来,忆祖德,记祖训传承氏族文明。

我们提岀的口号是:天下谢氏一家亲,谢氏正能量,就是不一样。

我们凝聚需要平台——祖根地,需要旗帜——祖先。如研究的成果四分五裂,又有何意义?对那些标新立异、钻牛角尖、视众人皆醉我独醒者的行为,也诚如谢先东宗长所担心会形成“贻误族人,否定武汉宣言,分裂中华大谢氏的局面”。

目前党中央专门制定条例,告诫全体党员,不得妄议中央,而我们谢氏后人随心所欲,否定历史不顾祖训,妄议祖先之举,真不知是何行为,最终能达何目的?

《贵州谢氏文化》道扬:最后一个问题一起了,是与道扬家乡贵州直接相关,可否谈谈对贵州谢氏的过去的印象和希望,在谢氏活动、修纂谱牒等方面,有哪些好经验可以让我们学习和借鉴?

少先宗长:至于本人对贵州整体印象如何,简言之也就是——山青、水秀、飘香。贵省宗亲我接触一些,如显文、谢渊、本明等,他们都挚爱宗亲联谊事业,长期参加全国性活动。贵州省会组织日渐规范,成果巨大。而由您们发起的这次专访,在当代谢氏活动中意义非凡,值得盛赞。希望能坚持下去,采访更多的宗亲,学者后辑成专集,帮助宗亲们解惑释疑。

本人挚爱谢氏文化研究和宗亲联谊事业,结合自身体会有感而发,不一定正确,谬误之处还望宗亲们指正。谢谢大家。

少先宗长:道扬宗弟好!我写的不好,盼给修改,错别字、标点符号、段落、标题等,请你更正。更关健是祖根地考证段漏了关健词请加入,一是清代重修宗庙碑文记述中:宛治东南谢城六十里谢家营…其中少了谢城二字。二是祖根地今址何在,文中列举了信阳、唐河、南阳各方资料后认为:宛城区依据文献较早,少了宛城区三字,请务必填上。

《贵州谢氏文化》道扬:错别字我负责,观点我不会动,即使我个人不赞成,也不会动,道扬希望这个平台成为不管观点怎么样,都可以畅所欲言,讲真话、讲实话,最后凝聚共识的平台。

少先宗长:多谢你严谨态度。

《贵州谢氏文化》道扬:我相信,类似俊明宗长、贞超宗长都是我们的榜样,是个好师长。我个人也是属于独立思考,不会盲从,不会随大流。我相信,凡是投入大量心力做族事的宗亲们,都是老谢家的优秀分子。至于一些观点、一些作法来源于历史的、知识面的、家传教育的不一而同,关键是包容对方,凝聚共识,求同存异,作眼未来。

少先宗长:精辟!

《贵州谢氏文化》道扬:何况谢家的文化深厚得很。

少先宗长:是的,你己深入其中了。

《贵州谢氏文化》道扬:我的基本观点是,从下而上,不管是哪支哪系,能够清理到多少就是多少,千万不要乱接乱连,留存待考。史实的内容一定要经得住历史检验,不可以想当然,所以我修我们支系的谱书就是这个原则。也是因为断代考察,我在贵州和各地宗亲广泛接触,至今正好10年。

少先宗长:虽然我们是祖根地,我主编的谱也是按你所说,断代空缺,待后人研考后再补。也不自吹,一生唯实,从不作假。

《贵州谢氏文化》道扬:谢缵公是历史上上“谢氏家谱”的第一人,他之前的世系客观说,当时就是无从考起,可是越往后的记载越齐全。当然我们不可以苛求历史,但是经不住考证的东西,个人观点,为尊者讳,为长者讳。但是错误不可以不改正,不可以再留谬误延后人。宗长,等你发照片来了,我及时处理发布。道扬谢过宗长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