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谢氏网
贵州谢家宝树文化传媒中心
 
热烈庆祝贵州谢家宝树文化传媒中心(贵州省谢氏联谊会)第三届第一次会议代表大会闭幕
 热烈祝贺广西谢氏宗亲联谊会第四届代表大会于2015年12月日在广西南宁胜利召开! 

贵州“黑羊箐”考证

                    

                            贵州“黑羊箐”考证

                            作者: 周诗若

 (我阅读过很多贵州姓氏家谱,贵州“黑羊大箐"这地名在其家谱里都有或多或少的记载,在我家谱里和老辈子人的代代相传里也有类似的传说,但细追其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今天在网络看到这篇文章,贴上来让有类似记载和传说的族人看看,对黑羊箐有更多的了解,也好慰藉祖先在在那漫漫的历史长河里经历过的黑羊箐中长眠。)

                                                 ——编者语

           

                            黑羊巷内残存的一段老城墙基石)

                 

                          黑羊巷靠中华中路的路口

  我们今天生活的贵阳这个地方,历史上曾叫矩州、贵州、黑羊箐。矩州之名早已淹没在历史长河中。贵州之名成了省名。唯有黑羊箐之名透过黑羊巷这条街还能唤起不少贵阳人的历史记忆。

  黑羊巷地处贵阳大十字中心地段,西起中华中路“时代名仕楼”路口,北通正新街。看上去很不起眼,但却印记着贵州土族社会一段闪光的史诗,也是生态文明贵阳的“前兆”。

  黑羊巷有两个古老的地名叫黑羊箐和黑羊井。唐宋时期这里竹篁成林,树木繁茂,故叫箐。又因有一眼地泉水质极佳,土人砌成井后,得名黑羊井。这口井是在1939年2月4日,日寇飞机轰炸贵阳<即贵阳“二四轰炸”>大十字时被炸的中心,黑羊井也在“二四轰炸”中被炸废填埋。井虽不存,但黑羊井之名仍留后世。直到上世纪末,在靠中华中路这边的黑羊巷巷口,还保留下一块醒目的大标牌,上书“黑羊古井”。

  黑羊巷、黑羊井的根是黑羊箐,箐是生态,那么“黑羊”指的又是什么呢?这就与贵州历史上曾今有相当地位的土司文化和土司政权有着至关重要的联系。特别是与水西安氏土司和水东宋氏土司有关。据《贵阳志·建置志》载“对于宋代在今贵阳地方的建置……或云贵州、或云矩州、或云大万谷落总管府、或云黑羊箐。”“黑羊箐”应该曾是今贵阳地方的名称。

  在明代对今贵州地方政权实行“土流并行”及“改土归流”前(土即土官,流即流官)统治我们这片真山真水美丽土地的是大大小小的土司。土司中以思州田氏、播州杨氏、水西安氏、水东宋氏实力最大。但在明代,朝廷委田氏为思州宣慰使,受辖地岑巩、万山、石阡、凤岗、铜仁、龙里……一带,大约是今天黔南及黔东南部分属地;播州杨氏被朝廷委为播州宣慰使,受辖地大约是今天的遵义地区。近来报上登载的遵义海龙屯杨氏城堡就是当年分辖播州的杨氏应龙。水西安氏的势力在鸭池河以西,以今毕节地区为中心;水东宋氏的势力在鸭池河以东。但水西安氏和水东宋氏被朝廷委为贵州宣慰使,署衙就设在今都司路。因此,在这四大土司中,因安、宋二氏是贵州宣慰使。其势力比田、杨二氏强。黑羊箐之名就与安、宋二土司有关。

  据《贵阳府志》说:“唐时,杨立伩以征黑羊箐授官。黑羊箐,今呼黑羊井。唐末宋初时,罗、宋氏互争,宋氏呼矩州为黑羊箐。”另有史料记载“五代时(注:唐以后的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彝族水西安氏远祖乌蛮首领主色率部攻入矩州(贵阳地),把矩州改为‘黑羊箐’,派儿子若藏率部驻守黑羊箐。到了宋朝天宝八年(公元749年),水东宋氏远征蛮州(今开阳),刺史宋鼎的后裔宋景阳将乌蛮驱出黑羊箐。”史料记载,还有谢氏土司也在黑羊箐建立过土司政权。因此,今天的黑羊巷是有千年以上土族社会时期的文化积淀。

  “黑羊”二字如何解读呢?《贵阳掌故》一书中说,“是不是黑羊经常在竹林里出没呢,或这地方盛产黑羊。”因“箐”字的意思是“山间的大竹林,或树木丛生的山谷”。古代贵阳地,树木茂盛,尤以竹广。《贵阳掌故》如是猜说,是后人以汉文化的理解去解读。另一民间传说是有一群黑山羊,每天清晨都要从林中出来到井中饮水,故叫黑羊井。这同样是以汉文化的理解去解读。其实“黑羊”是彝语,意为“**贵美好”。可以想象,古时贵阳地是树木成林,遍地竹篁,自然生态环境非常美丽,“**贵”之地。故取名“黑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