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谢氏网
贵州谢家宝树文化传媒中心
 
热烈庆祝贵州谢家宝树文化传媒中心(贵州省谢氏联谊会)第三届第一次会议代表大会闭幕
 热烈祝贺广西谢氏宗亲联谊会第四届代表大会于2015年12月日在广西南宁胜利召开! 

缅怀盟誓碑


缅怀盟誓碑


  盟誓碑是建文(惠帝)四年(1402年)燕王朱棣夺位时,杀害建文帝旧臣,幸存者逃往西南,逃到贵州的一批与洪武十四年(1381年)征云南后留守贵州的南京人汇合后,在西望山立下盟誓,竖起的一口丰碑。

   1399年朱棣与侄子朱允炆发生了一场持续四年的皇位争夺战,最终朱棣攻入南京,建文帝知道京川门失守,遂由地道逃亡。护驾他的臣子们发出“吾先凡在应天府杨柳街藕塘上,玉华宫等处者悉帅属偕往,和燕藩乘统,建文播逃。凡同事忠义者,率属以来黔,离乡去国。良可哀矣”的秘密通知。谢发孔赵宜先率部,扈寻建文帝而进,经溧阳、吴江、京口、六合、襄阳至重庆,后入贵州乌江,栖身养龙洞,时姓三十六氏到黒羊箐(今贵阳市)度岁迎新。此后建文帝遁迹,群龙无首,法孔、宜先等部下进退维谷,靡所依傍,乃合汇于中曹司聚议,商讨定居黔疆之计。后建祠于西望山(今息烽县鹿窝乡)祭祀祖先,并分散居住在现今的修文、清镇、卫城、平坝、长顺等县。分散居住后与原住民纷端渐起,但彼众我寡,常被人欺,难以生存。于是在公元1407年正月,在今息烽县鹿窝乡西望山约会合姓同盟,以赵宜先、谢发孔为盟主,合为赵、谢二姓。其余三十四姓的首领是:宗铭良、祝济南、王俊波、唐启明、罗文瑞、司毓英、涂瑞祯岳玉明、蔡百阶、薛松桥、余恩荣、陈玉福、付朝勋、肖质彬、周云武、徐松廷、李鹏程、熊登明、焦世光、晏巩全、马武军、沈应龙、郭大雄、林全森、钦明友、龙朝轩、黄世槙、何廷选、张云程、华世贵、钱云龙、杨学诗、邓文光、韦志远等。

  可以说永乐碑是南京人的一曲悲歌。目睹盟誓碑,使得我们这些南京人的后裔有着魂牵梦绕、世事沧桑的悲凉感,它凝聚着臣民们的辛酸。正如《息烽县志》对永乐碑的考证说:群臣仓卒偕亡,窜于荒烟草蔓间,忍死须臾,籍图恹复,百僚无奈出此者乎!

  永乐碑是一尊光辉的塑像。此碑未经精工细凿,抛光打磨,却显示了他的独特,越是经过时光的洗礼,其积淀的历史内蕴越显得厚重。在碑面上方,左刻“日”字,右刻“月”字,合起来定然是表示大明国号,左下刻永乐五年正月,点明了时间。“日”“月”合而为“明”,表示以后前程定然会出现光明。“日”“月”用圆圈着,喻示双目,两位盟主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注视着前方。他们思忖着,面前三十四姓臣民正等待着他们发号施令——今日指向何方?外围的火焰图形喻示二位盟主心中燃烧着不灭的怒火,真是“终生为国酬”。朱家内室操戈,文臣武将们成了罪魁祸首。碑中的“万古丛林”四字明示后昆,应战斗在崇山峻岭的高原上,去开辟它,利用它,造福后人。

  盟誓碑是一伟大的创举。盟誓碑不仅仅是一口碑,它是三十六姓攒紧的拳头,是两位盟主的合影,他们指点江山——贵州高原,去开发,去创建!此去路途漫漫,必有许多艰难险阻。然而散居在黔疆的南京人,定然团结一致,亲密无间,不分彼此。过去了的几百年中,他们克服了重重困难。从不与外族通婚的习俗,一直沿袭到解放初期。合姓后的臣民们成了开发贵州最早的又一批生力军。为此我们感到自豪,骄傲。我们感谢息烽县政府把“永乐碑”列为保护文物,使我们南京人的后嗣能永久瞻仰和缅怀盟誓碑。


瞻仰盟誓碑咏叹调

京城失守宫火起,帝潜西南臣扈寻。

阴风萧瑟乌云罩,冠冕朝服易布衣。

开疆辟土谋生计,弃戈从耘迎晨曦。

悠悠历程六百载,披荆斩棘创奇迹。

                                                                          法孔公二十四世孙谢永杰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