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谢氏网
贵州谢家宝树文化传媒中心
 
热烈庆祝贵州谢家宝树文化传媒中心(贵州省谢氏联谊会)第三届第一次会议代表大会闭幕
 热烈祝贺广西谢氏宗亲联谊会第四届代表大会于2015年12月日在广西南宁胜利召开! 

探秘九龙山毗庐寺盟誓碑  

2008年9月28日,抱着敬祖和探秘的心情,驱车往访毗庐寺遗址。前者,通过网络查明了位置,确定了路线,并没有走什么弯路,8时从贵阳出发,10时到达息烽县城,在朋友进一步指点后,沿178县道再过了1小时山路到达目的地。

登西望山,在薄刀岭上,猛然回顾,发现了一处不同凡响之去处。凉水井那条主山峰,分九条山脉直泻而下,犹如九条飞龙,我想,这便是九龙山来历了。在九龙山主峰九龙岗下,曾有一座百年古刹——毗庐寺。现今不复存在,但遗址犹存,可见不一斑。

毗庐寺遗址上,现建三友小学,但基础并未改动,条石、地基错落有致。毗庐寺分上、中、下殿,石阶两侧的雕刻,山花、小鹿,栩栩如生,雕刻之细致、精巧,只有观看了你就会拍手叫绝。在毗庐寺前,有两只石狮。毗庐寺毁了,只有这两只明朝元年就一直存在的精灵,经历了六百多年的风风雨雨,依然见证着山河的变迁。

访毗庐寺,就得了解毗庐寺的建寺历程,在明朝洪武帝朱元璋建明前,毗庐寺是安家祠堂。曾有历载:安氏领水西,宋氏领水东。安氏是彝族人,父名子姓,第一代叫慕齐齐,第二代叫齐齐火,第六十三代隆赖爱翠。至六十三代时,朱元璋灭元建明,封贵州大土司隆赖爱翠为贵州都尉史,赐姓安,安越加兴隆,祠堂就更加宏伟、亮丽。六十四代安尧臣,六十五代安国享。在安国享在位时,就把他家的祠堂拿出来建庙——毗庐寺。

建寺时,安国享特邀明朝大学士张问达撰写毗庐寺建寺碑文,碑文现已损坏,模糊地可看一些不全的内容,现收存于三友小学。

访毗庐寺遗址,不得不访毗庐寺盟誓碑,此碑现存于三友小学前一田坎下,碑文现今仍清晰如初,碑身没有经过仔细打磨,凹凸不平,中间有四个繁体字——万古丛林。上有日月二字,左侧是永乐五年正月盟誓一行小字。据历载,朱元璋死后,朱允汶继帝位,不久,其叔朱棣夺允汶帝位,朱允汶南逃,其部属赵宜先、谢孔发两将携部族4800余口来至西望山一带,与当地土著龙氏盟誓互不侵犯而立此碑。据分析,由于当时行迹匆匆,来不及打磨碑身,赵、谢二将留一部部属居于鹿窝,其余继续逃亡至金沙一带。

访问记录:

李(守校人):这个地方是九龙山下,后来立成庙子,已经到了明朝了,下面的那个碑,说是永乐皇帝(应为建文帝即惠帝)走这路过,停了个把星期,起身走的时候,就在那毛石上刻了几个字,那几年,我们周围团转都拿那几个字写了贴在香火上消灾驱邪,听说天晴下雨还在发光,解放后才没有继续了,这个碑与谢赵两家有关,但是这个根系我还不清楚,要王老师他们才清楚。王老师原来在这个学校当校长。周家赵家在这里是老住户,还有苏老师7153618,已经退休了,是我家妹家

王盛奇:有一个王天梯(音)在织金当个县长,在息烽也当过县长,魏思成(音,织金人,息烽县长),他们几个来走访,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毗庐寺访碑记”,是解放前的事,在贵州府志上有记录。听说是从北面来,过乌江,息烽县志上有一些记录,之前有48船人,过了乌江死了许多人,这些人就围绕毗庐寺附近住了下来,这些地方是深山老林,古木参天,人迹罕至的地方,这个寺在安国分时建的,开始是安家祠堂了,他们是来逃难的,也不敢在那里多呆留,从永乐五年看,他们这群人已经在此地滞留了五年时间。那个碑是相当粗糙的,可以推断他们离开时是相当的匆忙,不敢多待,以至碑身都没有打磨。据说当时那里只有四姓人,裴、王、莫、龙,但主要是龙家,以谢发孔、赵宜先为首的外来人(外来人对外或姓赵或姓谢)就与龙家为头当地人结盟,互不侵犯,确实有民族融合的味道。

郑传明:毗卢寺前方约百米处,至今仍立着一块石碑,虽经历600多年风雨,石碑上的文字仍清晰可辨,这就是著名的明代永乐“盟誓碑”。

  “盟誓碑”在破“四旧”时期已被毁损,碑身断裂成好几截,后经组合粘贴,基本恢复原貌。碑文全是阴刻,文字苍劲有力,入石三分,上端作弧形状对称刻“日、月”二字,文字上方刻有火焰形装饰花纹。碑身正文刻“万古丛林”四个大字,落款为“永乐5年正月盟誓”。从文字笔力张扬、挥洒随意的特点来看,碑文像是雕刻者匆匆而就。

  关于盟誓碑的由来,在当地流传着一段鲜为人知的史实。据传,明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明太祖朱元璋驾崩,年幼的皇太孙朱允文继皇帝位,是为建文皇帝。初登大宝,强藩压主,御史大夫晁错急功近利,力陈削藩,导致朱棣以“清君侧”为名的“靖难之役”。四年之后,燕王朱棣兵临南京城下,宫中莫名起火,建文帝在部分忠臣义士护卫下仓皇逃往西南,几经辗转来到息烽西望山,借苍苍林莽以栖身。同时一边联络各地忠臣良将,一边在西望山周围地区招兵买马,以图有朝一日东山再起。

  由于西望山地处偏远,加之山高林密,一时之间,永乐帝派出的杀手竟未觉察。直至永乐四年冬,西望山的突然热闹和时常来往的军民人等终于被朝廷暗探发现,于是永乐帝派出大批杀手赶赴西山,并明令贵州宣慰司限期进剿。先期到达西望山的杀手队伍领头将领姓胡,祖上系大明开国元勋,深沐太祖皇恩。潜入西望山数日,多有下手机会,然每每思及先帝恩遇,终不忍断了太祖血脉。但朝廷督促甚急,进剿西望山的官兵也正从四面八方赶来。胡将军于是只身面见建文帝,说明一切。建文帝不禁黯然神伤,环顾左右,疆场用命之士寥寥,加上这些年四处流徙途中耳濡目染永乐帝治国理政方面的业绩,思及“靖难之役”给百姓带来的灾难,不忍再兴战祸,累及黎民百姓。于是召集臣僚商议,有人提出将君臣将士就地化整为零,与当地村民聚族而居的建议,得到建文帝认同。

  由于这些年建文帝的军队和当地村民和睦相处,秋毫无犯,还为村民们解除了多起匪患,与老百姓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建文帝于是邀集各处村寨长老商议,很快就定下了将君臣将士与附近村寨村民合族为谢、龙二姓(谢为当地大姓,龙隐喻建文帝)。同时确定了盟誓时间及地点。于是在永乐五年正月的一天,君臣百姓等齐聚毗卢寺前,洒泪共盟。如今西望山周围的居民也还多为谢、龙二姓,且在饮食、服饰、民俗民风上还保留着明代遗风。

  1931年,国学大师任可澄踏访西望山,于鹿窝乡三友村小学前见到了盟誓碑,经多方考证,得出了此碑与建文帝难逃有关的结论。任可澄说:碑文上的“日、月”二字,是大明国号,分开来写表明一朝两君主,各据一方;文字上的火焰形图案装饰,隐喻明教图腾——日月圣火令;“万古丛林”则表示建文帝君臣人等从此归隐林泉,退出帝位争夺之意;落款用永乐年号,表明建文帝其实已经承认了朱棣的皇帝事实。

试想当年,料峭春寒的凄风苦雨中,建文帝从天子而平民,众臣匍匐于左右,君臣矢志共盟,那洒泪惜别时会是怎样的心境。也只有西望山这样的一片世外净土,才能逐渐熄灭建文帝君臣皇权思想,摒弃了名分、地位、权欲,自在逍遥地终老林泉。

 

学校即为毗庐寺遗址,后面就是九龙山

镇寺雄狮,还有一只在路边

盟誓碑,中间——“万古丛林”,上方——右“日”左“月”,左侧——“永乐五年正月盟誓”

和黔西天坪古墓图案十分相似

(以上有关资料还有待核实     谢波)

上一篇谢安
文章分类: 谢氏古迹
分享到: